为您拆解A股非法操盘方式,还原顶尖游资牛散操盘术

作者:盈丰投研团队

股市并不是红绿相间的简单K线,它的背后有很多东西见不得阳光。梳理最近两年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可以发现,私募、牛散、游资存在着各种非法的操作方式;同时被曝光的,还有游资牛散们的操盘手法、投资偏好。

常见非法操盘方式

总结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可以发现市场存在着多种违法的操盘方式,比如操纵股价,内幕交易,建仓后公开推荐再卖出等。

特力A去年股价暴涨就受到人为操纵。特力A在去年7月至8月、9月至10月均走出逾三倍的涨幅。根据证监会通报,在去年7月至8月的上涨中,特力A的股价受到中鑫富盈、吴峻乐合谋操纵。

中鑫富盈、吴峻乐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特力A股价,反向卖出获利。在去年7月10日至8月28日的35个交易日中,中鑫富盈、吴峻乐连续大量交易特力A,申买量排名第一的有24个交易日,申卖量排名第一的有17个交易日。

内幕交易是证监会公布的较为常见的市场违法操盘方式。比如证监会此前公布,职业投资者马祥峰,利用与部分内幕信息知情人熟悉的优势,通过电话联络等方式打听、刺探内幕信息,在内幕信息公开前,实际控制并使用4个证券账户交易宝莫股份。马祥峰控制账户组自2013年11月中下旬开始大额持续集中买入宝莫股份,交易时点与其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的时点吻合度较高;同时马祥峰还亏损卖出其他股票买入宝莫股份和融资借款买入宝莫股份。

先买入建仓,后公开推荐卖出也是市场存在的一种违法手法。比如证监会通报,2010年8月20日至2014年8月26日期间,朱炜明在券商从事股票经纪业务。2013年3月1日至2014年8月25日期间,朱炜明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评价、推介富奥股份、上海物贸、襄阳轴承等10只股票,并在公开荐股前先行建仓买入,公开荐股后的3个交易日内卖出。

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除了公布各种违法手法外,其实也间接透露一些游资牛散的操盘手法和投资偏好。梳理证监会最近两年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可以发现,一线游资如孙国栋、马信琪、陈贇等均受罚过;实际控制沈付兴账户的瞿明淑也受过处罚,沈付兴曾是A股非常出名的牛散。

通过分析,可以还原这些顶尖游资牛散的操盘术。需要说明的是,证监会公布的上述游资牛散的部分操盘手法是违法的,投资者需要鉴别。

1、孙国栋操盘手法

江浙游资是A股较为活跃的力量。事实上,从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来看,孙国栋、马信琪的住址均为浙江省;年龄上看,两人均是70后,孙国栋略为年长些。孙国栋是江湖上闻名已久的“游资一哥”,其操作手法讲究“唯快不破”,曾先后入驻过光大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这两个营业部,尤其是后者频频登上龙虎榜。根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来分析,孙国栋的操盘主要有以下特点。

(1)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

根据证监会的通报,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孙国栋通过其实际控制的账户组,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中科金财、西部证券等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

孙国栋的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不过,孙国栋在陈述申辩意见中提出,其没有操纵的主观恶意,也没有造成严重的危害后果。

(2)出击强势股

梳理证监会公布的孙国栋对13只个股的操作情况后,结果令人震惊,孙国栋对大部分个股的操作时机均是在短线大涨后;有的个股短线大涨后,孙国栋仍在买卖,显然,出击强势股是其操盘手法之一。

比如,孙国栋在2015年5月11日尾盘大手笔买入具有互联网金融概念的中科金财,中科金财当日收出第四个涨停,短短8个交易日累计涨逾八成。下一交易日,孙国栋将其持有的大部分中科金财卖出;中科金财当日再度涨停,连续第五个交易日涨停,印证了涨停板“有三必有五,有五必有七”的说法。孙国栋操作如意集团(现为远大控股)情况类似。

从题材来分析,也可以看出孙国栋出击强势股的思路。上述13只个股中,多数具有当时的热门题材,如互联网金融、在线教育、智能穿戴、券商等,且一些个股是所属题材的龙头股,如券商股中的西部证券、在线教育概念的全通教育。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孙国栋操作上述个股的时间多是在去年牛市之时。

(3)偏好中小创及TMT领域个股

孙国栋操作的上述13只个股,其中有7只为创业板个股,包括全通教育、开元仪器、鼎捷软件、暴风科技(现为暴风集团)、雷曼股份、新宁物流和银之杰,占比过半;从时间来看,其操作上述创业板股的时间大致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与之对应的是,创业板指当时正处于上一轮牛市中走势最疯狂的时候,2015年前五月,创业板指累计大涨逾140%。

从出击强势股与创业板股的特点来分析,孙国栋偏好操作处于风口上的板块或个股。另外,与偏好操作创业板个股的特点相对应的是,孙国栋操盘的上述个股多数市值不大;在证监会公布的孙国栋操作日期时,这13只个股的市值多数在200亿元以下,部分个股市值在100亿元以下。

另外,西部证券等4只为中小板个股,上述13只个股中超过八成个股属于创业板和中小板,孙国栋的投资偏好清晰呈现。行业方面,按申万一级行业分类,这13只个股中,TMT领域合计占比近半;其中,计算机行业有银之杰、中科金财、鼎捷软件等,传媒行业有全通教育、暴风科技,电子行业有雷曼股份。按地域来看,上述13只个股中,绝大部分处于经济较为发达之地,其中广东省的有全通教育等5只个股,北京市、江苏省均有两只个股,上海市有1只个股。

(4)出击次新股

上述13只个股中,孙国栋操作之时,暴风科技、仙坛股份为次新股。暴风科技无疑是2015年最强的次新股之一,其在连续29个涨停后才开板。2015年5月6日,暴风科技打开一字涨停板,根据证监会的通报,孙国栋操作的账户组于当日尾盘买入暴风科技;次日起,暴风科技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不过5月7日早盘,孙国栋即在低位卖出一部分暴风科技。

仙坛股份也是孙国栋操作的次新股,该股在去年2月中旬上市,3月9日打开一字涨停板后震荡上行,3月19日涨停。通报显示,去年3月19日孙国栋利用账户组在连续竞价阶段通过虚假申报等方式影响仙坛股份价格,次日反向卖出。

(5)卖出时机多为上午

游资操盘,通常持股时间较短,所以买卖时机较为重要。从上述13只个股的数据来分析,孙国栋的卖出时间多数是在上午,当然也有下午卖出的情况。

例如,孙国栋在2015年3月16日10:07以涨停价卖出全通教育;3月23日早盘,再度卖出全通教育。孙国栋操作暴风科技的情况也是如此,2015年5月6日,其在当日尾盘买入,次日早盘即卖出。另一只次新股仙坛股份的情况类似,孙国栋2015年3月19日尾盘买入,次日早盘卖出。

买入的时机则上午与下午均有,有时其也会在午后突袭一些个股。例如2014年12月3日,从14:05开始,孙国栋的账户组大手笔买入雷曼股份,雷曼股份股价直线拉升,尾盘涨停,连续第二个交易日涨停。

(6)主要出击三种技术形态个股

游资短线操盘,通常技术面也是参考标准之一。从孙国栋操作过的上述13只个股来看,总体上看,主要有以下几种形态。

一是日K线经过“挖坑”的,比如去年1月20日操作的银之杰,2014年12月3日操作的雷曼股份,2015年3月17日操作的开元仪器,2015年2月16日操作的鼎捷软件。

二是经过“空中加油”的个股,比如2015年4月13日操作的西部证券,2015年3月17日操作的新宁物流,2015年5月11日至5月12日操作的中科金财。

三是日K线一路大涨的个股,如2015年1月、2月、3月操作过的如意集团,2015年3月16日及3月20日交易过的全通教育。

2、马信琪操盘手法

市场通常认为,马信琪是此前的涨停板敢死队的成员之一,也是游资中较为突出的人物。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马信琪在1971年出生,住址位于浙江省宁波市。而马信琪被证监会处罚,则是因为操纵暴风科技股票价格。

由于在证监会的通报中,马信琪交易的个股数量不多,所以其操盘特点并没有像孙国栋一样明显地暴露,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一些特点。

首先是选择市场热门股。在2015年,暴风科技是当年最热门的次新股之一,其上市后连续收出29个涨停,打开一字涨停板后继续上涨超过1倍。题材上看,暴风科技具有互联网、虚拟现实等市场热门概念。

其次,在买卖时机上,马信琪可能是选择低吸而非追涨。去年牛市见顶后,大盘大幅下挫,暴风科技当年7月复牌后连续五个交易日一字跌停,经过数个交易日调整后,去年7月24日起,暴风科技再度开启暴跌模式,五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达到三成。从2015年7月13日复牌以来,截至7月30日,短短14个交易日,暴风科技累计跌幅接近六成。在经过短线迅速大跌后,马信琪7月31日频繁操作暴风科技。

在证监会的通报中,孙国栋与马信琪均操纵过暴风科技股价,然而两人的交易时机截然不同,孙国栋是在暴风科技上市后打开一字涨停板、股价仍处于强势之时交易,马信琪则是在暴风科技连续大跌后交易。当然,两人操盘暴风科技时的大盘环境也是截然不同,马信琪交易时,大盘已处于熊市的氛围中,而孙国栋操作时,大盘处于牛市之中。

第三,在日内的操作中,根据证监会的通报,马信琪对暴风科技的操作则是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在2015年7月31日,马信琪一天之内在五个阶段对暴风科技进行反复操作。暴风科技当日的股价在低位收出十字星。

3、瞿明淑操盘手法

沈付兴是A股活跃牛散,比如,在2015年半年报时,沈付兴现身的上市公司多达20家,按当季末的收盘价算,其持股市值高达21亿元。事实上,沈付兴账户的控制、操作者是瞿明淑。

证监会的通报显示,瞿明淑的住址为江苏省江阴市,而孙国栋、马信琪的住址均为浙江省,可见江浙地区的资金在股市的活跃程度。年龄上看,瞿明淑为60后,较孙国栋、马信琪略年长。

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6月,证监会曾两次通报处罚瞿明淑,一次是因为违法增持和短线交易青海华鼎;另一次是因为操纵恒源煤电、中科英华(现为诺德股份)、东风汽车、安阳钢铁等公司股票价格。

从瞿明淑操作的上述个股来看,其对恒源煤电、安阳钢铁等周期股有所操作,这与孙国栋、马信琪偏好TMT领域个股不同。另外,地域上看,上述5只个股均不是处于经济发达的北上广深,而是处于吉林、河南、青海等地,这一点也与孙国栋不同。

还原瞿明淑对上述个股的操作时机,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手法,就是在个股回调后再度回升时,拉高股价后卖出,其这一手法运用在上述多数个股。例如安阳钢铁在去年4月24日至5月18日累计下跌近20%,随后股价企稳。5月22日早盘,沈付兴账户大量申报买入安阳钢铁,股价盘中涨停,沈付兴账户随后卖出安阳钢铁。沈付兴账户对恒源煤电等的操作类似。在这一手法的运用中,又有两个细节值得关注,一是拉高和卖出时机基本上都是选择在早盘;第二,拉高幅度较大,中科英华等多只个股股价一度涨停,不过多数个股随后回落。

另外,与大盘走势对比的话,可以发现,瞿明淑有时对大盘短线的节奏把握较好。例如其在3月2日卖出恒源煤电后,沪指短线见顶,回调了几个交易日,但随后大涨。3月23日,瞿明淑卖出中科英华后,大盘也短线调整了几个交易日。